您好!欢迎您光临母亲的手艺_白云山庄!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岁月忆文>>>母亲的手艺
母亲的手艺
发表日期:2010/9/23 21:18:00 出处:搜狐社区-散文随笔 作者:未知 发布人:coolbens1 已被访问 1090

母亲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人,小时候家穷,姊妹多,她排行老大,没念几天书,便回家带弟弟妹妹、洗衣服、做全家五六口人的饭。母亲虽说没有文化,但手巧,有三件曾是我们引以为傲的“手艺绝活儿”:她纳的千层底儿布鞋软硬适中,又轻巧又合脚。她很会绣花,她出嫁时枕头、被面、蚊帐叶子都是她亲手刺绣,花鸟鱼虫,亭台楼阁,妙趣横生;我们小时候戴的帽子、穿的衣服,都有母亲一针针绣出来的漂亮图案。母亲还烧得一手好菜,我的印象中,童年是充满香味的。

 

春天,睡了一冬的椿树睁开眼睛,冒出嫩红的椿芽,母亲拿来竹竿,绑上镰刀,伸到树梢,割下稚嫩的椿芽儿,中午,我们便有了喷香的椿芽炒鸡蛋。夏天,我们在小溪里戏水,捉螃蟹。青青的溪水,被我们一搅合,起了浑黄的漩涡。搬开水底滑溜溜的石头,一个个八只脚的蟹将便成了我们的俘虏。母亲用鸡蛋和面粉把螃蟹裹着放进油锅里炸,不一会儿,那些八脚将军便成了焦黄酥脆、膨松可口的盘中餐。秋天,父亲在收割后的稻田里翻土,有时候能捉到几条泥鳅或者鳝鱼,母亲就用来给我们熬稀饭,母亲心满意足地看着我们贪婪地吃完还舔着小嘴儿,笑道:“这稀饭最补人,把你们补成小胖子。”冬天,杀年猪了,我们的日子变得丰美起来。灶房里的墙壁上挂满了薰得金黄金黄的腊肉、香肠。母亲变着花样给我们做,今天是回锅肉炒蒜苗,明天是萝卜干炖猪蹄,后天是红烧肥肠,大后天是竹笋煨排骨汤……红红的火炉,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饭菜,屋子里暖和极了,我是那么留念冬天,真想这样的日子一直继续下去。我们的童年就这样被母亲调得有滋有味。

 

那时候的乡下人,一年到头除了自家的腊肉是很少到街上买肉吃的,但母亲总把我们这两个小馋猫养得肥肥胖胖。家里总有吃的,花生、红薯干,母亲每年都要晾晒很多。春天,母亲还会去林子里采蘑菇,挖竹笋;秋天,母亲会做许多咸菜干,装进坛子里,撒上盐、辣椒面和花椒粉,一打开坛子盖就能闻到一股香味,馋的时候我们曾偷偷抓出来当零食吃。插秧时节,我们就能吃到美味的咸鸭蛋,都是自家养的鸭子生的蛋,母亲把它们洗净,装在腌过腊肉的盐水里,过一两个月,那鸭蛋就咸了,红红的蛋心里浸出油花儿。母亲的拿手菜是合水豆花,白白嫩嫩的豆腐在清亮的透着淡绿色的水里漂浮着,像一座海面上的小岛。母亲用红辣椒做成酱,调上一点盐和酱油,加一把葱花,小心地把豆腐夹到调料里蘸一蘸,小心地送入嘴里,香嫩爽滑麻辣适中的豆腐入口即化,回味悠长。清明节的清明粑、端午节的粽子、中秋节的糍粑、过年的汤圆,炸酥肉、蒸烧白、煮丸子……老实说,想起母亲以前做过的种种美食,我都禁不住满口生香唾津潜溢了。要是家里偶尔突然来了客人,母亲便飞快地跑到地里,采摘新鲜蔬菜,吩咐我和弟弟择菜,父亲则去店里买些烟酒。过不了一会儿,母亲便能做出几个清香四溢的时令小蔬,加上浓香四溢的腊肉香肠,客人们吃得不停咂嘴,夸我母亲好手艺。母亲微微地笑着,在围裙上擦着手,招呼客人多吃点儿。

 

长大后,我们都进了城,因为工作忙,我们也很少回老家去看望父母。逢年过节,一家人在一起团聚,我们聊天、看电视、打牌,母亲却忙得脚不沾地,杀鸡、宰鱼、做豆腐、炖汤……母亲系着围裙,挥舞着锅铲,把她的拿手厨艺毫无保留地献出。饭桌上,鸡鸭鱼肉堆满了,母亲还面带歉意地对女婿和儿媳说:“都是农村土生土长的东西,我又不会做,你们别嫌弃。”母亲一个劲儿地给我们夹菜,让我们碗里堆成小山。我忙说:“妈,一家人哪要这么客气?”母亲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儿。

 

我弟媳吃得很少,悄悄跟我说:“姐,叫妈到地里多摘些新鲜蔬菜就行了,别顿顿大鱼大肉,吃得人多腻。再说,妈也用不着这样累。”我知道,在城里长大的弟媳喜欢传说中的“绿色食品”,她爱吃的就是母亲种的青菜。母亲听了眉头皱了一会儿:“闺女呀,你们小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好生活。”“妈,现在大鱼大肉不稀罕了,现在要健康,得多吃蔬菜。我们小时候吃得最健康了。”母亲的眉头又舒展开来,随即又乐呵呵地去地里摘菜了。

 

一年年,母亲的皱纹越渐深了,背也渐渐驼了,手脚也没那么利索了,三天两头小病不断。我和弟弟商量,就把父亲母亲接到城里跟着我们住。起初他们总不答应,说在乡下总能种点菜养点鸡鸭,我们回来才有“绿色食品”吃。但我们实在不放心,二老才依依不舍离了老房子进城。临走,母亲把她做的咸菜干、咸鸭蛋都带上了。拿到弟弟家,弟媳却要把它们扔了,说吃这些会导致亚硝酸盐中毒,甚至会得癌症。母亲愣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扔了多可惜,你们不吃我吃。以前在农村吃得不少,也没见得癌症。”弟媳就有些不悦,母亲低了头装作没看见。

 

母亲总说她老了,没用了。现在没有人穿她的千层底儿了,也没有人要她绣花了;再说她眼睛也不行了,不能做了。我知道母亲的心,我安慰她说:“你做得一手好菜呢。”母亲的眼里闪过一道亮光,但马上又黯淡下来:“我做的那些都过时了,你们也不爱吃了。”“哪儿呀,妈,我最喜欢吃你做的饭菜。”不知怎的,我这句话也没使母亲得到安慰。其实,母亲现在做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有时她把味精当成盐,有时清炒蔬菜她却放了些豆瓣,我知道她是想把菜做得别具一格,可是不知怎么就变了味道,不伦不类。我儿子嚷着要吃糖醋排骨,母亲做了一碗,儿子小嘴一嘟:“没有番茄酱,根本就不叫糖醋排骨。”母亲耐心地央求“小祖宗”尝一口,儿子就是碰也不碰。我对儿子说:“外婆费了好多力,专门为你做的,外婆不知道要放番茄酱。其实不放也一样好吃,你尝尝。”儿子还是不理睬,我生气,举起手掌要打他,母亲连忙护住儿子:“别打孩子,不吃就算了。我重新做,放番茄酱,好不好?”看见母亲无奈的眼神,我心里很重。

 

有一次,我们全家去饭店吃饭,儿子对那盘宫爆鸡丁特别喜爱,说回家要我做。一家人吃得正高兴,忽然发现母亲不见了。我以为她去卫生间了,等了好半天不见她回来,我便去看。在走廊尽头,围着几个人,我好奇地走过去。我听到母亲的声音:“你们就让我去看看吧,我只看一会儿就出来。我这么大岁数了,难不成学了你们的手艺抢了你们的饭碗?”服务员笑嘻嘻地说:“老太太,不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有规矩,厨房是不能随便进的。你就是进去了,师傅们都忙着,也不会给你讲这个是怎么做的。”“老太太,回家买本菜谱跟着学吧,菜谱啊,什么菜的做法都有。”“我不识字啊。”母亲有些难为情,“你们就让我去看一眼吧。人老了,没用了,做的饭菜都没人喜欢了。”母亲叹了口气,“我外孙爱吃那个公鸡丁。好姑娘,你们就行个方便吧……

 

母亲花白的头发、清瘦的背影在我眼前逐渐模糊,逐渐模糊,成为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白云山庄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九哥QQ420054885 晨星QQ597508979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