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我与“理论”理论-----简评邓氏“改革开放”_白云山庄!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休闲驿站>>>我与“理论”理论-----简评邓氏“改革开放”
我与“理论”理论-----简评邓氏“改革开放”
发表日期:2008/9/21 22:18:00 出处:迎客松站 作者:小人物未敢忘忧国 发布人:star778 已被访问 775

 我与“理论”理论-----简评邓氏“改革开放”

 

小人物未敢忘忧国

  

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民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中国人民珍惜同其他国家和人民的友谊和合作,更加珍惜自己经过长期奋斗而得来的独立自主权利。任何外国不要指望中国做他们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中国利益的苦果。我们坚定不移地实行对外开放政策,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扩大对外交流。同时,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抵制外来腐朽思想的侵蚀,决不允许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在我国泛滥。中国人民有自己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以热爱祖国、贡献全部力量建设祖国为最大光荣,以损害社会主义祖国利益、尊严和荣誉为最大耻辱。  

 一九八二年九月一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邓氏《文选》第三卷3页)  

简评:  

这是邓氏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开幕词,不管是何人执笔,毕竟是邓氏所作的讲话,笔者非常拥护。但是,此讲话不是彼讲话,请读者与其以下的种种说法加以比较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是对外开放的,不过那时只能是对苏联东欧开放。以后关起门来,成就也有一些,总的说来没有多大发展。当然这有内外许多因素,包括我们的错误。历史经验教训说明,不开放不行。开放伤害不了我们。我们的同志就是怕引进坏的东西,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变成资本主义。恐怕我们有些老同志有这个担心。搞了一辈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忽然钻出一个资本主义来,这个受不了,怕。影响不了的,影响不了的,肯定会带来一些消极因素,要认识到这一点,但不难克服,有办法克服。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87页)  

简评:  

不开放不行。开放伤害不了我们。我们的同志就是怕引进坏的东西,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变成资本主义。”看来邓氏是不怕引进坏东西的,也不怕“钻出一个资本主义来”。“影响不了的”,不知影响不了什么?是不是在说就是“钻出一个资本主义来”也影响不了社会主义?不知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理论,如何讲得通!犹如假和尚念经一般,拍着脑门说两声“影响不了的,影响不了的”,就真的影响不了吗?邓氏真是法力无边啊!“阶级斗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中国就是有人要千方百计、死心塌地的搞资本主义,狐狸的尾巴早晚都会露出来的。  

既然邓氏承认“开放”“肯定会带来一些消极因素”,“但不难克服,有办法克服”,不知邓氏为克服这些消极因素,采取了哪些有力的措施,取得了哪些成效?仅以“黄、赌、毒” 问题为例,“开放”前是没有的,“开放”后可就泛滥成灾了!如今邓氏的讲话都过去二十多年了,这个问题也没有被“克服”掉啊!  

读了邓氏的这段讲话,再想一想邓氏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所说的“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民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决抵制外来腐朽思想的侵蚀,决不允许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在我国泛滥。”不知读者感觉如何?笔者认为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  

   

在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以后,多年来没有制定出为发展生产力创造良好条件的政策。社会生产力发展缓慢,人民的物质和文化条件得不到理想的改善,国家也无法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对中国改革的两种评价》(邓氏《文选》第三卷134页)  

   

对内搞活经济,是活了社会主义,没有伤害社会主义的本质。至于吸收外国资金,这是作为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一个补充,不用担心他会冲击社会主义制度。搞活开放也会带来消极影响,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但有办法解决,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从政治上讲,我们的国家机器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它有能力保障社会主义制度。从经济上讲,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在工业、农业、商业和其他方面已经建立了相当的基础。这就是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对中国改革的两种评价》(邓氏《文选》第三卷135页)  

简评:  

由上面的话中,不难看出,邓氏承认“对内搞活经济”是对社会主义制度有伤害的,只是说“没有伤害社会主义的本质”。邓氏也承认“搞活开放也会带来消极影响”。可是邓氏为什么还要这么干呢?邓氏讲了政治、经济两个方面的理由,说“因为从政治上讲,我们的国家机器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它有能力保障社会主义制度。从经济上讲,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在工业、农业、商业和其他方面已经建立了相当的基础。”须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也会被私有经济和外资逐步蚕食的,再雄厚的经济基础,也架不住瞎折腾,也会被某些自称为“好儿子”的败家子败坏光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制度是相互作用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被动摇了,那么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也会发生改变的。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的常识,我想邓氏不会是不懂吧?懂,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呢?  

另外,邓氏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是对外开放的,不过那时只能是对苏联东欧开放。以后关起门来,成就也有一些,总的说来没有多大发展。”仅仅过了几个月,邓氏又说“从经济上讲,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在工业、农业、商业和其他方面已经建立了相当的基础。”这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声音,不知是邓氏观察、分析事物的水平和能力有问题,还是邓氏满嘴跑火车,在信口雌黄?  

   

看来,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这个思潮不顶住,加上开放必然进来许多乌七八糟的东西,一结合起来,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对我们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冲击。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在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上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182页)  

简评:  

读了邓氏上面的话,再联想邓氏所说“不开放不行。开放伤害不了我们。我们的同志就是怕引进坏的东西,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变成资本主义。恐怕我们有些老同志有这个担心。搞了一辈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忽然钻出一个资本主义来,这个受不了,怕。影响不了的,影响不了的”话,不知读者感想如何?  

   

我们的开放政策肯定要继续下去,现在是开放的不够。我们的开放、改革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胆子要大、要坚决。不开放不改革没有出路,国家现代化建设没有希望。但在具体事情上要小心,要及时总结经验。我们每走一步都要总结经验,哪些事进度要快一点,哪些要慢一点,哪些还要收一收,没有这一条是不行的,不能蛮干。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219页)  

   

搞改革完全是一件新的事情,难免会犯错误,但我们不能怕,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停步不前。胆子还是要大,没有胆量搞不成四个现代化。但处理具体事情要谨慎小心,及时总结经验。小错误难免,避免犯大错误。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十日 《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邓氏《文选》第三卷228页)

简评:  

“我们的开放政策肯定要继续下去,现在是开放的不够。”不知邓氏的开放要达到怎样的一种程度才算做“够”。“胆子要大、要坚决。”“胆子还是要大,没有胆量搞不成四个现代化。”搞四个现代化要靠胆子大,胆子大就能搞成四个现代化。真是闻所未闻的高论,是邓氏理论的一大创新。  

另外,不知什么错误是邓氏所说的“小错误”?什么错误是邓氏所说的“大错误”?  

   

我们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老早就确定了的,写在宪法上的。……讲不变,应该考虑整个政策的总体、各个方面都不变,其中一个方面变了,都要影响其他方面。……现在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着全世界的经济,市场被他们占了,要奋斗出来很不容易,没有开放政策、改革政策,竞争不过。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217页)  

   

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和相应的其他各个领域的改革。开放是对世界所有国家开放,对各种类型的国家开放。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二日 《改革的步子要加快》(邓氏《文选》第三卷237页)  

简评:  

    邓氏的这两段讲话只间隔两个月的时间,一会讲“……讲不变,应该考虑整个政策的总体、各个方面都不变,其中一个方面变了,都要影响其他方面”,一会又讲“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和相应的其他各个领域的改革”,一会东一会西,云里雾里的,你要知道这可是从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这就是邓氏理论!  

(一)  

邓氏到底在坚持什么主义,笔者已经评论过。再说,写在宪法上的东西就不会被某些人任意地篡改吗?例如宪法上清清楚楚写着“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例如宪法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计划经济”等,还不是已经被邓氏一改再改嘛!  

(二)  

邓氏应该还是承认新中国成立以后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的,不然就无法解释邓氏所说“从政治上讲,我们的国家机器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它有能力保障社会主义制度。从经济上讲,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在工业、农业、商业和其他方面已经建立了相当的基础”。既然国民经济政策是一个总体,牵一发,动全身,邓氏实行的“改革”,改的又都是大政方针,先改的是经济体制,进而改的是政治体制。那么笔者有一个问题:经过邓氏上面所说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等全面的改革之后的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吗?社会主义是有其基本原则的,是有确切含义的,不能说别人的不是社会主义,只有邓氏改革后的东西才是社会主义。虽然,社会主义应该在实践中会得到不断的完善和发展,但是任意阉割“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的行经,毫无疑问是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  

(三)  

明知“市场被他们占了,要奋斗出来很不容易”,开放后中国的市场也会被人家占去,这一点已经被实践证明了,例如汽车工业,市场丧失了,技术却没有引进来,再退一万步说,市场丧失了,就是学到了技术又有何用?邓氏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值得深思!抛开“平等、互惠互利”的原则的开放,抛开中国人民的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开放,靠出卖资源的开放,靠吃子孙饭的开放,犹如卖国一般!  

   

我们的改革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总的目的是要有利于巩固社会主义制度,有利于巩固党的领导,有利于在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生产力。对中国来说,就是要有利于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所制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二日 《改革的步子要加快》(邓氏《文选》第三卷237页)  

   

我们党的十三大将要重申一九八七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所制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主要是改革、开放政策。这些政策不但要继续下去,过去搞得不够的还要搞的更大胆一些,而且要把政治体制改革提到日程上来。  

 一九八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没有安定的政治环境什么事都干不成》(邓氏《文选》第三卷244页)  

简评:  

这可能是邓氏唯一提到改革目的的一段话。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搞清楚。  

其一,新中国成立以后走的是不是社会主义道路?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十日 邓氏所说“什么叫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还在摸索之中。(邓氏《文选》第三卷227页)” 一九八八年五月十八日 邓氏还说过“什么叫社会主义的问题,我们现在才解决。(邓氏《文选》第三卷260——261页)”由邓氏的话可以推理判断出新中国成立后走的不是社会主义道路,按照邓氏的逻辑来讲,社会主义从无到有,应该是一个建立的过程,而不是什么巩固发展的问题,那么邓氏上面所谓的三个“有利于”的话就是无源之水,就是无本之木,就是彻头彻尾的空话。  

其二,不怕“忽然钻出一个资本主义来”,也不管姓“社”姓“资”的所谓改革,怎么会有邓氏所说的三个“有利于”的功效?这完全是一相情愿,这完全是痴人说梦!理论上讲不通,逻辑上讲不通,实践上也走不通!这样的观点,犹如说杀人犯罪有利于计划生育,有利于节约粮食、有利于节约资源一样无知无耻、荒唐可笑!  

其三,邓氏说“我们的改革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对中国来说,就是要有利于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所制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而邓氏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是什么呢?概括地讲就是“改革开放”,这就陷入了一个“改革的目的”就是“改革开放”的理论怪圈。笔者认为这是邓氏自己对“允许改革犯错误,不允许不改革”的最好解释。不管改得好还是改得不好,改不好还改不坏嘛,反正邓氏是一心一意要改革的。  

   

总之,几年的实践证明,我们搞改革、开放的路子是走对了。虽然每一个领域都还有不少问题,但是不难逐步解决。所以,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可能放弃,甚至于不可能放慢。现在快、慢也是议论的问题之一,因为改革、开放是有风险的。要讲究稳妥,但稳妥变成停滞不前就坏了。最近我们中央在考虑,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加快一点改革、开放的步子。这是我讲的经济体制改革。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二日 《改革的步子要加快》(邓氏《文选》第三卷240页)  

   

我国几年来的发展情况表明,凡是实行改革、开放的地方都搞得好。现在国际上有一种议论,说中国改革的步子放慢了,政策要变。说放慢步子还有些根据,说政策要变就没有根据了。改革总会出现一些问题,有了问题就要进行调整。去年和今年我们在继续搞改革、开放,但步子放稳重了些。现在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步子太慢了一点。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要大胆一些。改革、开放是一个新事物,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一切都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来进行。实践证明,步子放大些有利。当然步子大风险也就大。  

 一九八七年七月四日 《我国方针政策的两个基本点》(邓氏《文选》第三卷248页)  

简评:  

邓氏说“我国几年来的发展情况表明,凡是实行改革、开放的地方都搞得好。”中国还有没改革、开放地方?令人惊异!没有改革、开放的地方是哪里?有哪些方面不好?邓氏没有说。  

   邓氏说“改革总会出现一些问题,有了问题就要进行调整。去年和今年我们在继续搞改革、开放,但步子放稳重了些。”步子既然放稳重了些,一定是改革出了问题,需要调整。改革出了些什么问题?是哪些方面的问题?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调整到位没有?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是得到了“阶段性的胜利”,还是完全彻底的胜利?邓氏没有说。  

邓氏说“现在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步子太慢了一点。”怎么又“步子太慢了一点”?到底应不应该“步子放稳重了些”?一年多的时间里到底是步子“太慢了”还是“慢了一点”?“太慢了”就不可能是慢一点,“慢一点”就不可能是太慢了,什么叫做“步子太慢了一点”?邓氏没有说。  

邓氏说“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要大胆一些。”怎样改革、开放才能叫做“大胆一些”?改革、开放到什么程度才能叫做“大胆一些”?邓氏没有说。  

邓氏说“改革、开放是一个新事物,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一切都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来进行。实践证明,步子放大些有利。当然步子大风险也就大。”怎样改革、开放才能叫做“步子放大些”?“步子放大些”有哪些利?既然“步子放大些有利”,怎么又会“步子大风险也大”?“步子放大些”到底是有“利”还是有“风险”?是“利”大于“风险”还是“风险”大于“利”?还是“利”和“风险”旗鼓相当各占百分之五十?邓氏没有说。  

邓氏一会儿讲“步子放稳重了些”,一会儿讲“步子太慢了一点”,一会儿讲“大胆一些”,一会儿讲“步子放大些有利”,一会儿讲“步子大风险也大”,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如此云山雾罩地侃来侃去,其理论确实高深莫测,其人确实会永远正确!跟着毛泽东干革命,犯了错误是毛泽东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绝对砸不到三寸布丁头上。在第二代领导核心任上,犯了错误同样与总设计师无关,是胡耀帮、赵紫阳等干的不好。不过他们也应该挨鞭子,因为他们驾的是同一辆车,的确不是什么好驴。说句玩笑话,实践证明,论起忽悠的本事,赵本山应甘拜下风,自愧不如,还得学徒啊。  

   

要发展生产力,就要实行改革和开放的政策。不改革不行,不开放不行。过去二十多年的封闭状态必须改变。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大家意见都是一致的,这一点要归“功”于十年“文化大革命”,这个灾难的教训太深刻了。当然,在改革中也有不同意见,但这里的问题不是要不要改革,而是改革到什么程度,如何改革,如何开放。这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中国常说一句话,叫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十年来的实践检验,证明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指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是正确的,我们实行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我们现在不是要收,而是要进一步改革,进一步开放。思想要更加解放一些,改革开放的步伐要走得更快一些。  

 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五日 《思想更解放一些,改革的步子更快一些》(邓氏《文选》第三圈264页)  

简评:  

邓氏的“改革开放”已经喊了多年,但是,从来没有公开说明或者说理论上从来没有表述过“改革到什么程度”、开放到什么程度、“如何改革”、“如何开放”的问题,只是一味的喊叫“不改革不行”、“不开放不行”、“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思想要更加解放一些”,如此等等。然而,邓氏的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改革开放”是怎样一回事。实践是怎样证明其正确的,中国的老百姓是有切肤之痛的,例如:拜金主义横行,贪污腐败升级,经济混乱失调,国有资产流失,通货膨胀失控……,真是一言难尽啊!  

      

世界在变,人们的思想不能不变。由于过去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犯的错误,中国耽误了大约二十年的建设时间。粉碎“四人帮”后,我们国内的各种事情都在变。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四化建设为中心,从停滞封闭到改革开放,还有当前所进行的各种改革工作,都是在变。我想你们也会遇到这个问题的。要发展就要变,不变就不会发展。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以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为准则建立国际新秩序》(邓氏《文选》第三卷283页)  

简评:  

邓氏说“我们国内的各种事情都在变”,但不知他所声称一贯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变没变?  

   

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国际国内都很关心这个问题。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这个我征求了李先念、陈云同志的意见,他们赞成。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邓氏《文选》第三卷296页)  

简评:  

在如何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上,邓氏的态度是变。邓氏曾经说过“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 《结束过去,开辟未来》,邓氏《文选》第三卷291——292页,关于邓氏的这些高论,如有时间和机会,笔者另有简评,请参阅。)  

邓氏上台之前的《宪法》不是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吗,还不是被某些人变了。  

邓氏上台之前的《党章》不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吗,不是也被某些人变了吗。  

具有显著邓氏印记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十三大政治报告,此时却以“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为借口,“一个字都不能动”,“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要继续贯彻执行”,“连语言都不变”,是多么的绝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需要发展的,而所谓的邓氏理论看来是达到了无人可以逾越的高度,真实令人感慨万分!两任总书记下马,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刑事犯罪、经济犯罪严重,腐败问题严重到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程度,这些难道与邓氏的“改革开放”政策没有丝毫关系?如果存在错误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变呢?  

如何解释这种“变”与“不变”的现象呢?是一般的认识问题还是立场问题?立场不同,利益不同,声音则不同,时间、实践说明一切!  

   

这是总结我们过去十年。我们的一些基本提法,从发展战略到方针政策,包括改革开放,都是对的。要说不够,就是改革开放得还不够。我们在改革中遇到的难题比开放中遇到的难题要多。  

                          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307页)  

   

以后我们怎么办?我说,我们原来制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照样干下去,坚定不移地干下去。除了个别语言有的需要变动一下,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政策都不变。  

                          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307页)  

   

要坚定不移地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指定的一系列路线、方针、政策,要认真总结经验,对的要继续坚持,失误的要纠正,不足的要加点劲。总之,要总结现在,看到未来。  

 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 《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邓氏《文选》第三卷308页)  

简评:  

    邓氏五月三十一日刚刚说过:“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国际国内都很关心这个问题。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仅仅过了几天,又说“但今天回头来看,出现了明显的不足,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一硬一软不相称,配合的不好。讲这点,可能对我们以后制定方针政策有好处”,看来那个“改革开放”政策还是有需要商讨的地方。一会又说“我们原来制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照样干下去,坚定不移地干下去。除了个别语言有的需要变动一下,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政策都不变”,转眼间又说“要认真总结经验,对的要继续坚持,失误的要纠正”。在同一个问题上,邓氏的“语言”如此多变,变化如此之大,说明了什么?从“一个字都不能动”到“个别语言需要变动一下”,从“坚定不移地执行”到“对的要继续坚持,失误的要纠正”,邓氏的理论是不是有些太“忽悠”、太深奥?  

   

一个好班子,搞改革开放的班子,就要明白地做几件开放的事情。凡是遇到机会就不要丢,就是要坚持,要干起来,要体现改革开放,大开放。我过去说过要再造几个“香港”,就是说我们要开放,不能收,要比过去更开放。不开放就发展不起来。我们本钱少,但可以通过开放,增加就业,搞税收,利用地皮得点钱,带动发展各行各业,增加财政收入,获得益处。以香港为例,对我们就是有益处的。如果没有香港,起码我们信息就不灵通。总之,改革开放要更大胆一些。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邓氏《文选》第三卷297页)  

简评:  

邓氏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益处,是需要用放大镜来看的,用邓氏的话说就是“改革开放的成绩要充分估计够”,这个“估计”会有多少“水分”呢?那么多的企业破产倒闭了,那么多的工人失业下岗了,这些难道还不能充分说明“改革开放”是怎样“增加就业”的?是怎样“带动发展各行各业”的?那么多的走私贩私案件,那么多的偷税漏税案件,这些难道还不能充分说明“改革开放”是怎样“增加财政收入”的?  

什么是“利用地皮得点钱”?是不是“卖地”?是不是“卖国土”?如此“开放”是什么行为?  

众所周知,香港是资本主义制度,邓氏要在中国再造几个香港,是什么行为?  

中国人民的眼睛是不容沙子的!事实胜于狡辩!  

   

开放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国务院来做。要把进一步开放的旗帜打出去,要有点勇气。现在总的是要允许吃亏,不怕吃亏,只要对长远有益就可以干。要多做几件有利于改革开放的事情。外资合作经营要搞,各地的开发区可以搞。多吸引外资,外方固然得益,最后必然还是我们自己得益。税收方面可以收一些税,为外资服务的行业可以搞一些,我们自己也可以在那里搞一些有利可图的企业,这样就可以搞活。现在国际上担心我们会收,我们就要做几件事情,表明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变,而且要进一步地改革开放。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 《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邓氏《文选》第三卷313页)  

简评:  

(一)  

邓氏这段话与其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所表白的:“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中国利益的苦果”,“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积极扩大对外交流”,“以损害社会主义祖国利益、尊严和荣誉为最大耻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邓氏说“现在总的是要允许吃亏,不怕吃亏,只要对长远有益就可以干”,“多吸引外资,外方固然得益,最后必然还是我们自己得益”。引进外资,国家拿到的税收,工人拿到的工资,和中国所受到的损失能够相抵吗?外资企业通过商业贿赂,偷、漏、骗了多少税款?他们又获得了多少暴利?(例如,一部手机成本最高不过千元,有的品种在中国卖到近万元。)引进外资可以获得技术吗?我们引进了多少彩电生产线,核心技术还不是得我们自己搞?我们引进了多少计算机生产线,关键的芯片设计制造技术还不是得我们自己搞?我们引进了多少汽车生产线,发动机技术引进来了吗?为引进外资,我们花了多少高昂的代价。外国人的钱是钱,中国人的钱就不是钱吗?中国老百姓的存款利息降了又降,存款利息远远低于物价涨幅,中国人的存款就不能用来搞建设?给老百姓点利息又何妨?古语说的好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就有人,宁肯坑百姓,也要肥列强!中国丢了多少市场,也没有换来关键的技术啊!对外交往的五项基本原则中就有一条是“平等互利”,“允许吃亏,不怕吃亏”,是平等互利吗?外国人用我们的土地,用我们的能源,用我们的资源,污染我们的环境,这怎么能对长远有益?仅消耗我们国家的煤炭和石油能源一项,现在我们花十倍的价钱也从外国人那里买不来啊!造成的环境污染,得用多少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来治理啊!如此“开放”如何会对长远有益?如此“开放”与卖国何异!   

(二)  

邓氏说“要多做几件有利于改革开放的事情”。请注意,对外交往中所做的一切事情,理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利,理应对建设社会主义有利,最基本的出发点,是不伤害国家利益,不伤害社会主义建设。这里邓氏做事请,是为了对改革开放有利,为了改革而改革,为了开放而开放,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三)  

邓氏说“现在国际上担心我们会收,我们就要做几件事情,表明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变,而且要进一步地改革开放”,怎样理解这段话,请同志们予以注意。在笔者看来,邓氏的这段话无疑告诉我们,所谓的“改革开放”,不是为了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而是为了不让外国人“担心”;邓氏的所谓“改革开放”关注的是外国人的利益,完全是为了向外国人献媚!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白云山庄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九哥QQ420054885 晨星QQ597508979

琼icp备09005167